发改委“降息降准”措词被删:建议择机实施降息降准政策

来源 | 起航 | 2016-8-5 15:57:21

【导读】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第一财经。感谢原文分享,我们会尽量标明原文出处,但如有标注错漏或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坚定不移降低各种企业成本。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这是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3日上午发布的《更好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一文中的建议。但到了3日下午,上述字句已被删除。此举引发强烈关注。

 

一些观点认为,删文举动可能隐含了一个信息:到目前为止,降准、降息不在政府和央行的考虑范围。

不过,一名接近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的人士告诉记者,这并非是一份已经正式出台、生效的文件,只是发改委政研室一份储备性的、前瞻性的研究报告,这种研究报告在发改委政研室有很多,要根据经济形势择机出台或不出台。通常情况下,这类文件就算是能够正式发布,也要经过多重程序,或许还要进行修改。

财政部一位官员对记者表示,目前单纯的货币政策效应已经甚微,“大家更寄希望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来提振经济,或者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配合。删文可能是由于媒体的过度解读或市场的敏感反应。”

央行网站3日傍晚的最新文章显示,2016年央行分支行行长座谈会称,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增强针对性和有效性。

是否有必要降息、降准

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些专家表示,发改委政策研究室是一个发改委内部的研究机构,其研究视角和其他市场研究并没有什么不同,也是以经济的走势为出发点,因此也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并不意味着未来政策一定会这样做。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也对记者表示:“这就是篇政策研究性质的报告,并不具有市场所猜度的那样是释放某种政策信号,删改是为了避免市场过度解读。”

也有观点认为,降息、降准的政策决策权在央行,甚至是国务院,发改委政策研究室此次发文建议择机降息、降准可能会误导市场,这或许是上述建议被删的主要原因。

那么当前阶段究竟是否有必要降息、降准?

央行2015年进行了5次降息,目前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至4.35%,五年以上的商业贷款基准利率降至4.9%。

上述接近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人士表示,目前经济形势发展的趋势还不是非常清晰,作为储备政策,提出降息、降准还是可以研究的。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记者表示,从经济增速情况来看,企业融资成本要下降还是有必要、有空间的,这种情况下还是要降息。

但他同时强调,降息还是要考虑另外一方面,就是对人民币汇率会不会带来一定压力。眼下,美国进入加息周期,如果此时降息,人民币贬值压力会更大。这会带来两方面效果:一方面,对出口可能有效果,但不见得很大;另一方面,贬值或许会加速资本流出,导致中国投资增速的下降。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记者表示,民间融资的真实成本被高估,对企业而言现有的利率水平其实并不高。

根据他的研究测算,目前民营企业的融资利率在6.6%~6.7%,距离最高位的9.6%已经大幅下跌。尤其是融资利率和企业息税前利润率比较,现在的息差几乎与2012年在同一水平。

是否继续降准,要根据流动性情况判断,这要看外汇占款是否继续减少。今年6月外汇占款较5月减少了977.27亿元。据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解读,减少主要与英国“脱欧”公投导致的金融市场波动有关。在此之前,5月外汇占款环比减少337亿元,降幅连续5个月收窄。

连平表示,除了降准,目前央行有很多可替代的调控工具未满足短期、中期的流动性安排。而降准对多各方面的影响可能会比较大。

鲁政委表示,从整个国家大的政策导向来看,进一步降准的可能性也不大。

今年5月9日,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的撰文中,首次提出了“房地产泡沫”,并且警示了风险。7月2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抑制资产泡沫”,业内人士解读这主要指向房地产行业。

“这样的政策背景下,一旦继续降准,很容易造成市场的误读,尤其是在房地产上。”鲁政委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上述财政部官员也表示,近期来看,降息、降准的空间都不大,即使真的降息、降准了,政策的边际效应也在递减。

货币政策如何助力去产能

虽然如今提振经济更需要财政政策及结构性改革的发力,但稳健货币政策的重要性依然不可替代。

鲁政委的一种说法很有趣:“2010年、2011年经济过热,2012年是一个往下转的时间节点,宏观经济和微观企业的状况还不算差,由此表明,现在的利率回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水平。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还存活不下去,那是不是‘僵尸企业’呢,或者还有其他什么方面存在问题?”

我国上半年去产能成绩单日前相继“出炉”。上半年钢铁、煤炭产业去产能任务仅完成全年目标的30%和29%。要实现全年任务目标,意味着下半年将要完成全年任务的70%左右,去产能压力加大。

国资委党委近日在《求是》杂志刊发署名文章《坚决打好提质增效攻坚战》中提到,结合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对石油石化、火电、汽车、煤炭等创效压力较大的企业开展专项督导。

那么,货币政策能在去产能中扮演何种角色?

连平表示,货币政策对于去产能的直接作用不大,“去产能更多是一个结构的问题,还是要通过信贷的方式,比如对产能过剩的行业信贷投放严格控制,或者通过结构性工具让资金流向政策支持的行业等。”

鲁政委表示,从债券市场的表现可以看出,目前钢铁、煤炭、有色、化工等行业的信用利差比较大,融资成本比较高,但是医药、城投债等融资成本都比较低,利率甚至可以说达到历史最低位。这是一种非常健康的现象,应该乐观其成。只有差异化的融资成本,才能促使落后产能、僵尸企业退出市场。

当然,去产能绝不只是清退、整合那么简单。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对记者表示,目前去产能确实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和阻力。地方政府有对地方GDP、税收和社会稳定的考量,企业的债务问题、人员安置问题和历史遗留问题,都制约了去产能的速度。此外,价格的反弹使产能过剩的企业对市场仍抱有期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国企研究室主任项安波对记者表示,去产能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一是中央财政已设立了千亿级的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奖补资金,要发挥好其化解过剩产能、员工安置等方面的作用;二是要积极稳妥推进宝钢、武钢两大钢铁央企的重组整合;三是发挥新成立的央企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国源)在去产能和促发展方面的作用。

胡迟表示,上半年已经制定好去产能的目标任务和完成路径,下半年的进度一般会快于上半年,再加上国资委督导力度加大会倒逼去产能加速,全年去产能的目标是很有希望达成的。

 

链接发改委建议择机实施降息降准政策

8月3日,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发文称,要坚定不移降低各种企业成本,建议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

 

这条信息被市场看作是可能来自政府层面的一种吹风信息。外界评论,这是近几个月来,中国监管层首次公开明确建议降息降准,显示经济形势堪忧,进一步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概率陡增。

此前最近的一次降息是2015年10月份,最近的一次降准是2016年3月初。自2014年底以来,为提振经济,中国央行已多次降息降准。

2016年以来,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增速持续下降,市场内生的投资增长动力疲弱,投资下行压力不容忽视。

发改委披露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民间投资15879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速降低了8.6个百分点。上半年制造业投资82261亿元,比上年同期回落了6.4个百分点。受市场需求不足等因素影响,制造业多数行业投资增速普遍回落。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助理刘哲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降息的可能性很大,具体时间可能会在未来两三个月内,但降息的幅度会比较小,更多的是货币政策引导方面的作用。

链接靠降息降准来降成本 企业只有等死

 

据媒体报道,发改委3日在官网发布由其政策研究室撰写的题为《更好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的文章。文章指出,要全面激发制造业投资活力,坚定不移降低各种企业成本,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

以降息、降准降低企业运行成本,正常情况下,不失为一种有效选择。只是,在目前的企业融资成本格局下,降息、降准真的能够起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目的吗?显然,这是滥用降息、降准理论。

众所周知,中国企业面临的成本压力,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其中,融资成本是最主要的成本构成之一,也是对企业影响最大的因素之一。尤其是中小企业,更是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最大受害者。

问题的关键在于,面对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管理层却始终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没有找到突破口。更多情况下,都在问题之外打转转,在理论上找答案,而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好好地分析一下融资结构、融资成本的构成,特别是融资成本中合法合规与不合法不合规的区分。

找不到问题的症结,也就做不到对症下药。想一想,从2008年到现在,广义货币(M2)增加了整整100万亿,新增贷款也是连续创新高。可是。融资难、融资贵的矛盾一直没有得到化解,原因何在?正常情况下,按照目前经济增长的速度以及市场主体对资金的需求,实行负利率的条件也早已具备,怎么还会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呢?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金融机构在资金的投放方面出现了问题,在给实体经济提供服务时的行为出现了问题。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好的解释理由。

既然资金已经宽裕到可以实行负利率的程度,且央行也承认已经出现了“流动性陷阱”现象。那么,还有什么理由通过降息、降准手段来降低企业成本呢?降息、降准,怎么可能让企业的成本降低呢?就算能够降低,与企业融资成本的构成相比,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尤其是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大多在15%以上,降低0.5、1个百分点,对企业成本根本产生不了影响。

如果有关方面真的愿意帮企业减负,真的愿意降低企业的运行成本,不妨先对企业融资成本的构成进行调查、分析、分类。在此基础上,除法定融资成本之外,一律取消。那么,企业的融资成本也就会立即降下来,企业的运行压力也会大大减轻。也只有到这样的情况下,降息、降准的作用才能真正发挥,降低0.5、1个百分点的利息,对企业就会十分重要。至于降准,在融资成本过高、信贷结构严重失衡的情况下,降准幅度越大,对企业的伤害也越大,融资成本也会越高。因为,相当一部分银行资金,已经成为体外循环资金,成为银行之间的交易资金,而不是与经济休戚相关的资金。银行与企业之间,已经不是鱼与水的关系,而是水与火的关系,是相互之间的利益博弈。

政策研究机构应当提出怎样的建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而每项建议、特别是政策建议的提出,则应当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之上,在充分了解实际情况、充分掌握企业运行状况的大背景下。如果仅仅满足于理论方面的研究,满足于从理论到理论的过程,而不了解企业的真实情况,不了解问题的症结和矛盾的根源,那么,所提出来的建议,就不可能对症下药,也不可能对解决问题有任何帮助。相反,还会产生很大的反作用。

在已经出现“流动性陷阱”的情况下,再出台降息、降准政策,只会对经济运行带来更大的压力。从2013年起,决策层和管理层就提出要盘活存量、用好增量的要求。从实际情况来看,增量已经被用得足足的,甚至已经严重用过了。可是,存量却一点没有盘活,不仅没有盘活,反而在增量过度释放的情况下,存量问题更为严重了。

这就是现状,也是急需改变的现状。靠降息、降准来给企业降成本,只会让企业等死。不仅等死,还会死得更快。


客服中心
展开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