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权威人士《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看银行业未来创新重点

来源 | 起航 | 2016-1-14 09:04:02

【导读】 
 1月4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权威人士专访,主标题是“正视困难保持定力前景光明”,解析当前我国经济大势,并以问答形式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了解读和阐释。鉴于《人民日报》和“权威人士”的影响力,这篇新年伊始的经典问答,对中国经济调整和政策未来布局具有重要预示意义。

 

经济决定金融,经济政策的调整和变化,必将带动金融市场发生一系列新情况和新变化,特别是对于面临利率市场化、不良持续攀升、新兴互联网金融冲击、金融脱媒等背景下的商业银行,影响巨大。当前,银行传统意义上的间接融资媒介作用已开始弱化,借助产品创新和业务转型,提供综合化产品与多样化服务已成为保持竞争力的关键,而结合《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简称《七问》)高屋建瓴提出的思路,以下几个方向应予以重点关注:

 

一、服务产业调整和国企改革,做好并购金融等投行服务

《七问》中明确提出未来主要是“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确保2016年过剩产能和房地产库存减少”;并多次提到“化解过剩产能、处置“僵尸企业””。

当前,产业优化调整、淘汰落后产能已成为经济转型的重心之一,而实现产业结构升级目标的主要手段,就是企业兼并重组。早在2010年,国务院就颁布了《关于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意见》,明确要以汽车、钢铁、水泥、机械制造、电解铝、稀土等行业为重点,推动优势企业强强联合、跨地区兼并重组、境外并购和投资合作,提高产业集中度。据统计,2014年兼并重组交易数量排名前三的行业分别是制造业,信息(软件)服务业和房地产业,其中制造业兼并重组交易数量占交易总数的47%。从支付方式看,纯现金支付占比超过40%。今年前三季度,国内并购总额已超过2014年全年交易总额。工行在国内同业中率先组建了重组并购服务专业团队,建立了业内领先的涵盖并购贷款、代理并购与投资业务、联合并购投资、并购债等全面的并购产品体系;招行将上市公司并购、国企改制、跨境收购作为三大并购方向。可以预见,国家未来将继续鼓励兼并重组,一方面破除落后产能淘汰过程中的各种阻力、控制盲目的投资冲动,实现节能减排,提高资金利用率,减少行业无序竞争;另一方面,促进软件等高技术产业通过并购做大做强,为新兴产业的发展开辟道路。

 

二、顺应消费升级,做好在线消费产品创新

《七问》中提出“要发挥我国经济巨大潜能和强大优势,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调整经济结构,加快培育形成新的增长动力”,“要让企业去创造有效供给和开拓消费市场”。

随着我国人均GDP超过7500美元,居民家庭的消费也由原来模仿型排浪式转向现在的发展型、享受型的个性式转变,特别是新常态下三驾马车中“消费”作用日益凸显,2015年前三季度我国最终消费对GDP增长贡献率达58.4% ,未来消费金融行业将步入快速增长期。6月,工行成立业内首家个人信用消费金融中心,全面发展“无抵押、无担保、纯信用、全线上”的消费信贷业务, “工银逸贷”融资余额已达2000亿元,涵盖430万客户;建行推出“快贷”、平安银行推出“新一贷”,微众银行推出“微粒贷”。此外,包括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都已建立消费金融公司。利用网络新技术,探索低成本的在线消费信贷将成为银行系消费金融的发力点,而客户也将在电商消费信贷的便利性和银行消费信贷低成本间相机抉择。

 

三、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做好科技金融

《七问》中明确将“创新”作为五大发展理念,并提出“要注重调动企业家、创新人才、各级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要为创新人才建立完善激励机制,调动其积极性”。

当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兴起,科创型产业集群的涌现,在带动我国经济发展方式变革的同时,也为商业银行带来了新的市场和机遇。建行推出“金鹏腾飞”综合服务计划,打造“六大创新产品、六项特色服务”的综合金融服务方案 ;民生银行将科技金融提升为全行战略,并针对具备创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兴行业、新锐团队等特征的创新型企业提供“启明星”计划和金融产品包。商业银行在开展业务过程中,需要构建起符合轻资产类初创小微企业发展特点、契合其发展周期和风险特点的金融产品体系,做好增信与风险分担。如加强与新三板、科创板、地方政府产业基金、创业风险投资机构、担保公司及产业园区的联动,在平衡风险与收益的基础上,结合贷款贴息、税收优惠、信用担保等政策开展科创产业集群融资业务。

 

四、做好“交易银行”,准备挨过苦日子

《七问》中明确指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化解过剩产能、处置“僵尸企业”,必然会带来一些冲击,而且这些冲击很可能会从经济领域延伸到社会领域”。同样,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商业银行亦是如此。

2015年上半年,16家上市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为2.58%,而2014年上半年为10.66%,增速明显下降。与此同时,截止三季度末,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已达1.59%,较上季末上升0.09个百分点,连续15个季度上升。

面对严峻的形势,商业银行在防控风险的同时,也应积极发展受经济周期影响小的业务,如交易银行、托管业务等。以交易银行业务为例,其没有超高的利润,但它受经济周期性影响小,与客户黏合度高,属于轻资产业务的运营模式,是各大银行维系客户关系、获取低成本核心存款、提升持续盈利能力的重要手段,招行、工行都都在大力发展交易银行业务。从世界范围看,在危机最严重的2008年,欧美银行不良持续攀升,投资银行业务几乎减半,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球交易银行的收入却在同期增长了17%,从3040亿美元提高到3540亿美元。在银行业不良持续攀升的背景下,交易银行作为银行低成本资金和稳定收入的重要增量来源,将有助于银行从资产持有型向资产交易型转型。

概况起来,在国内加大供给体系改革的背景下,信贷领域将更加注重与产业政策的协调和配合,预计两高一剩行业和僵尸企业将是调控的重点,而绿色产业、地下管廊类为代表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三农与城镇化(改善型房地产)、科技创新等实体经济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将是银行信贷投放的重点。此外,产业链金融、消费金融、养老金融、互联网金融和资产管理等领域,都将是2016年银行业关注的重要方向。展望未来,商业银行已告别过去十年高速增长的黄金岁月,即将直面下行经济周期和利率市场化寒冬的阵痛考验,“但这种阵痛是一朝分娩的阵痛,是新的生命诞生和充满希望的阵痛,是新陈代谢、是凤凰涅槃。”

 

作者:王硕(中国农业银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意见,转载请注明。

客服中心
展开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