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破7”,中央怎么办?

来源 | 起航 | 2015-11-27 17:25:13

【导读】 10月19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备受瞩目的2015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据统计局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三季度GDP同比增幅达到6.9%,略低于前一季度7%的增速。这是中国经济增速自2009年1季度以来首次跌破7%。
 


为啥会跌破7%?

 

 

国际层面的因素和国内层面的因素相互叠加,加大了三季度经济下行的压力,这是三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有所回落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从国际层面来看,世界经济的复苏是不及预期的。另外,美国的加息预期进一步强化,造成世界大宗商品的价格、股市、汇市出现大幅动荡,许多国家货币出现进一步贬值,这样加大了中国出口的压力。

 

 

从国内的情况来看,主要是我们国家仍处在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传统产业不仅在去库存,而且在实实在在地去产能,钢铁、水泥、建材这些传统产能过剩行业的增速都出现了下滑。

 

 

 

政府如何强化宏观调控呢?
1
货币政策需要非常规手段

 

 

尽管学界普遍认为货币政策无法解决结构调整问题,但货币政策的确具有逆周期调节作用。降准和降息是传统货币政策工具,近期也会继续使用。降准是中性的,实际是起到对冲外汇占款减少作用。如果要强化市场调控信号,一次性降准幅度应该达到3%以上,而不能再小幅快走。降息可以直接降低融资成本,有利于企业减负,如果配套信贷政策,确保不断贷、不抽贷,则可以稳定企业运行。

 

货币政策仍给人想象空间,因为降准降息都是传统工具,央行也是有规律使用,整体上货币供给增幅是合理的,这实际为更大规模货币刺激预留了空间。如果需要,央行可以采用非常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即使用中国式QE,包括加快信贷资产证券化,然后央行直接购买证券等。此前的银行贷款可以抵押再贷款政策,虽然也起到扩大货币供给作用,但在银行惜贷,以及实体经济慎贷背景下,实际难以起到刺激作用。而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特点在于,通过改变市场价格预期来刺激居民消费和企业融资,从而达到刺激经济作用。

 

如果货币政策要成为刺激工具,只能是使用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当然,这种做法也具有后遗症,很可能导致资产价格再度膨胀,并为未来出现中国式次贷危机埋下祸根。

 

 

 

2
财政货币化不可避免

 

 

强化财政政策是普遍看法,现在财政问题是捉襟见肘,主要是收入增速下降,甚至负增长,同时计划财政赤字额度有限,无法增发国债。

 

即便如此,财政政策仍应有所作为,包括继续减税、提出增发国债议案、推动PPP等。在目前条件下,财政政策货币化趋势明显。政府最顺手工具可能是使用政策性银行来增加政府投资,即通过央行向政策性银行发放抵押支持贷款PSL,来起到政府投资资本金作用。国务院发出的另一个信号是,启动保险资金来投资政府项目,既解决资金不足问题,也为保险资金提供稳定收益的投资标的。

 

当然,为鼓励创业创新,政府还会利用引导基金来支持民间投资,不过创业成功概率低,引导基金如何避免寻租也是问题,因而其效果有限。

 

 

 

3
刺激消费手段有限,但降税仍有空间

 

 

消费增长稳定,但消费潜力仍有待挖掘。除了社保体系亟待调整外,将境外消费引导到境内消费,是刺激国内消费的重要手段。政府可以通过大幅降低关税办法来实现引导消费目的,比如利用自贸区平台,在自贸区内设置免税商店,鼓励居民到自贸区购买进口产品。甚至于政府考虑应对TPP等挑战,逐步实行境内全方位进口产品降税政策,达到既刺激消费,也刺激国内产品升级换代。当然,降税涉及各部门福利调整,要慎重使用,但通过在西部地区增加自贸区,在境内自贸区实行减免税政策,则可以达到刺激消费作用。

 

 

 

4
出口增长被动,不能寄予过高希望

 

 

此前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调低了世界经济增速,这预示全球贸易增长依然保持较低增速,再加上美国经济复苏出现波动,中国期望外需刺激出口的可能性不大。再加上人民币近期无法持续贬值,因而出口竞争力无法提高。圣诞节订单已经基本完成,因而未来两个月的出口难有大的起色。

 

中国经济面临着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平衡,政策选择要二者兼顾,不过考虑到结构调整具有长期性,新兴产业尚无法在短期内代替传统产业引领增长,因而短期政策仍会偏向稳定传统产业,而最直接手段就是增加政府投资。四季度,投资或出现增长局面。

 
客服中心
展开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