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炸锅了!"中国式量化宽松"到底来没来?

来源 | 起航 | 2015-11-27 17:23:29

【导读】 
 
力证放水派:《这不是QE难道是个鬼》

 

我们已经非常愤怒,就如当年四万亿刺激、十万亿信贷,明明是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非得说中国的货币政策很稳健,但是后果大家知道。明明中国货币超发极度严重,非要说中国货币没有超发。如此下去,中国金融、经济如何是好?

七万亿是存款准备金率约18%左右,而存贷比为25%,中间有7个点的差距,而中国的存款约100万亿,那么理论上最大可以释放的信贷空间就大致可以估算为7万亿,这个是不会错的。但这不是QE,因为存贷比废除释放的信贷资金已经经过经济活动的映射,只是普通的货币。

 

但是信贷资产再质押,尤其是地方政府债质押再贷款就是QE。为什么呢?接下来我来好好分析。


QE是什么?QE就是量化宽松,它的表现形式非常多样,可以央行发行钞票来购买股票,可以发行钞票来购买国债,也可以发行钞票来购买其它债券,也可以发行钞票来购买其它商品等。QE的表现形式不一,但是只要把握一点,也就是QE的本质,就是扩大基础货币的数量,只要基础货币的数量在没有对应实体财富的情况下增加,就是QE。那什么是基础货币呢,普通的货币银行学教材往往说基础货币是央行的负债,等于存款准备金和现金,其实这也是不对的,至少已经不符合现在货币银行学的发展和金融工具的创新了。我们应当从本质上去把握基础货币,基础货币的本质就是央行首次投放的货币,首次投放的货币,没有经过经济活动的衍生,没有实体经济财富的对应,因此衍生能力最强,货币乘数最高,所以基础货币也叫强力货币。

基础货币本质上就是央行征收的铸币税,也就是直接印钞,却能购买到市场的财富或者财富对应的有价证券等。

正是因为以上,所以任何一个国家的央行对于增加基础货币,对于QE都是非常慎重的。因为这涉及到货币的信用,政府的信用,更涉及到对民众征收铸币税,而且一征收往往就上万亿,吓死人。

 

将地方政府债质押给央行获得贷款,实际上就是央行投放基础货币,这必然属于QE,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抵赖的。只不过接下来规模有多大,央行肯定会控制规模,如果地方政府债务失控,大面积违约,那自然规模就会很大,现在地方政府债规模远超十万亿,至少潜在规模很大。

 

货币的本质并不是财富,而只是财富的符号,增加财富的符号,并不能增加这个国家和社会的财富,反而只会导致货币信用的下降。所以QE并不能让一个国家的经济好转,更不会带动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QE只是用来应对金融危机的,而不是拉动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

 

在当前中国的环境下,目前货币的流向主要是投资,而不是消费,那么实施QE,实施量化宽松,只会导致通缩,只会导致中国经济失去未来,就如日本一样。

 

请正视中国印钞的事实,正视中国QE的事实,只有建立在承认事实的基础上,而不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的基础上,才能真正找到对策,掩耳盗铃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直接否认派:《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不是中国版QE》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央行又占据了新闻头条,一则有关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扩容的公告一经发出,短时间内被几大自媒体以耸人听闻的标题一炒作,瞬时在网络上炸开了锅。“中国版QE(量化宽松)”、“释放流动性7万亿”这样的大帽子扣上后,许多从事金融行业的朋友也信以为真,就连平时从不关注财经新闻的人也四处询问,足见其惊人的传播力。 

今年以来,央行“放水”的动作无时无刻不牵动着市场的神经,但凡每次被解读为“中国版QE”之时必能引来广泛关注,这也成为不少标题党为博人眼球时屡试不爽的法宝,虽然最后也都一次次被证伪。
  
这一次的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扩容是否真是“中国版QE”,能释放天量流动性?非也!
  
首先,试点扩容并非新鲜事,早在今年年初市场就有预期。事实上,此前市场预期得更高,认为会直接在全国推广,而此次只是扩容至11个省市。
  
其次,真正的QE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央行主动购买资产、资金成本几乎为零、资金期限永久性。至于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这三点均不符合,因为再贷款的主动权在银行,且央行不是购买信贷资产,而是允许将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再贷款有时间期限,多数不超过两年;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有资金成本,央行会根据市场利率和抵押物的折扣率等多种因素判断再贷款规模。
  
既然主动性更多地掌握在银行,对银行而言,是否行使这项权利则要根据自身经营发展的状况来决定,并不会立即大规模地使用,所谓释放7万亿流动性也就无从谈起。更何况,在短期内“只缺资产不缺资金”的行情下,银行换来这么多资金却贷不出去,实在也是不划算的买卖。实际上,山东先行试点一年的规模也仅有9亿。
  
既然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不是QE,也不能释放巨额流动性,那它究竟有何“疗效”?
  
这一招其实是货币投放新渠道的前瞻性创新,是缓解部分机构(尤其是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合格抵押品不足的“解药”,是引导资金更多流向小微、三农等特定实体经济领域的“指挥棒”。
  
去年以来,作为基础货币投放主要渠道的外汇占款呈现趋势性下降,已无法满足正常货币发行的需要。开拓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这一新的货币投放渠道,不仅可以为市场及时补充流动性,还可通过设定不同的信贷资产折扣率等方式,引导银行加快信用派生,将资金更多引入实体经济,降低特定领域融资成本。
  
此外,正如央行公告所称,该项政策还有助于“解决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合格抵押品相对不足的问题”。
  
认清了新工具的“是与不是”,才会明白央行的真实用意。以后若再看到“中国版QE”之类的标题,“上钩”的人也会越来越少。

 

 

客服中心
展开客服